老婆淫荡的样子   人妻小说 

老婆淫荡的样子



    浴室里传来两人说话的声音,但是因为淋浴的水声,什么也听不清。

    我悄悄地起来,来到浴室门口。

    磨砂的玻璃映出两人的影子,他们挨得很近。

    来!我来帮你洗洗。

    ,陈光的声音,刚才我射进那么多,虽然流出来不少,但是应该还有很多留在里面和阴唇上。

    男人精液的味道很重的,不洗干净,让你老公闻出来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我透过门缝往里看。

    陈光正在给老婆擦沐浴液,他仔细的涂抹着老婆的每一寸肌肤,他的手贪婪的拂过老婆的香肩、双峰、蜂腰、阴阜、肉缝、翘臀,没有错过任何一处迷人的风景。

    而这些风景之前是专属于我的,但是现在它们被其他的人肆意的欣赏着、轻浮着。

    老婆也没有闲着,她的纤纤玉手在陈光的身上游走,乖巧的为他均匀的涂抹着沐浴乳。

    她还刻意的挺起酥胸,挺起翘臀,迎合着陈光那肆无忌惮而贪婪的咸猪手。

    嫂子虽然没有生过孩子,但是这奶量却是惊人啊!屁股不仅大而且翘,这弹性更是没话说。

    ,说着,陈光在老婆屁股上啪的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引得老婆一声娇呲,就知道欺负我。

    坏家伙!。

    我错了!喏!给你报仇的机会!帮我洗洗,怎么虐它都行!,说着,陈光拉着老婆的手握住他的肉棒。

    他还要老婆帮她洗鸡巴,有点过分啊!老婆都没有帮我洗过。

    老婆要撤回手,被陈光把手攥住了。

    他硬拉着老婆的手,给自己半硬的肉棍涂抹沐浴液。

    随后,老婆竟真的主动清洗起肉棍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看着这个满是泡沫,刚才还进入过自己身体的巨物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半硬的状态,但是依旧闲的那么凶残,肉棍上爬满了蚯蚓般的的青筋,鸡蛋大小的龟头,就是马眼都大的能够塞进老婆的小手指。

    老婆细心地涂抹着沐浴液,不仅是肉棍,就连阴囊也温柔小心的涂抹、揉搓,而且轻轻的擦拭龟头以及它后面的沟壑。

    看着老婆如此周到的服务,陈光不进说到,嫂子,真好!要不你嫁给我吧!惹得老婆脸上泛起红霞。

    你看我这驴一样的鸡巴。

    本钱很足的。

    ,陈光炫耀着,还故意挺了挺。

    臭美!,老婆撒娇似的拍了下陈光的肉棍。

    别说你没喜欢上它?,陈光有些无耻的问。

    谁喜欢它了?你的东西那么丑!,老婆不好意思的说。

    什么丑,那叫伟岸!,陈光有些猥亵的甩着他粗壮的下体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谁看着我的丑东西挪不动眼来着?还主动观音坐莲的吞掉我的丑东西!可是,后来是你把我按倒地上,好像强奸似的,都要把我下面捣烂了!现在还有点疼呢!还不是嫂子太有魅力,你那么主动,我这有点收不住了。

    下次一定温柔些。

    还下次?想得美!陈光淫笑这说:操都操了。

    我这大肉棒绝对比你老公强一万倍,你不想?他们继续聊着,陈光的手上也没停着,对老婆上下其手。

    还动口舔舐老婆的乳房、香肩,以及上身的每一寸肌肤,都留下他下流的口水。

    把老婆抚摸的不时的发出一声声的娇喘。

    慢慢的陈光的肉棒从上一次射精的疲软中恢复过来,又一次一柱擎天,直直地对着老婆。

    陈光坐在马桶上,让老婆面对面的跨坐在他腿上,他扶着自己的肉棍,缓缓的没入老婆的胯间。

    同时伴随着老婆一声悠长销魂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可能是之前的一轮抽插已经撑开老婆下体,也可能是水、淫液和精液的润滑,竟然一次就全根没入。

    刚才在大哥身边操嫂子,都没敢说话。

    ,陈光兴奋的说,又操进嫂子的小屄里了,太紧了!好舒服!他扶着老婆的屁股,用力抬起,然后又迅速按下。

    粗暴的让老婆撞击他的肉棍。

    响亮的肉体撞击声在浴室里回荡,与老婆的呻吟声交相辉映。

    老婆双手扶住他的肩膀,把陈光的头推向自己的胸前。

    陈光也心领神会,扶着老婆的乳房,吸吮着粉嫩的乳头。

    再偶尔用牙齿拉扯乳头,引来老婆一声声尖叫似的呻吟。

    可能是这样太费体力,毕竟是第二次了。

    操了一会儿,陈光让老婆起来,双手扶着鱼缸,分开她的丰臀,从后面插入,立时浴室里再次响起老婆的淫叫、肉体的撞击和肉棒进出阴道的水声。

    我的丑东西操的嫂子爽吗?以后还要我的丑东西弄你吗?,陈光喘息着,下体猛烈的挺动着。

    啊——爽!——丑东西操的好舒服!——啊!——以后还要——还要——你的大驴鸡巴!——好满!——只有你的大驴鸡巴才能满足我!——操死我吧!,老婆竟然如此的浪叫着,还主动的后挺,配合陈光的抽插。

    陈光的双手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不时的伸手把弄着老婆那对前后摆动的丰乳,将它们攥在手上,拿捏着,揉搓着,异或用三根个手指夹着粉嫩的乳头。

    老婆的阴部已经湿成一片,粉嫩的阴蒂也被陈光揉搓得红肿起来,每次抽插巨大的龟头都将大量的淫水带出来。

    陈光越来越快的抽插着,引得老婆的叫声也越来越放荡,啊!——老公——轻点儿——太快了——我要被操死了——啊!——大驴鸡巴!这时,陈光大叫到:我射了!。

    说着,胯部朝老婆奋力一挺,阴囊打在老婆红肿的小逼上,发出啪的一声。

    一阵哆嗦,再一次将精液灌入老婆的阴道里。

    射吧!——我感觉到了!——好烫!——好舒服!——啊!随着老婆放荡的淫语,我也射了。

    在没有自慰的情况下,就这样射了!我返回沙发,躺在那装睡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儿,他们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穿好衣服,将我扶上床。

    再后来,传来陈光离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躺在床上,一直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看着身边散发着刚刚沐雨过的清香的老婆,因为两场连续的性交而劳累的沉睡着。

    心中却没有那种被绿的愤怒,而是充满了性冲动。

    老婆舔舐陈光龟头、给他清洗肉棒的情境还历历在目;耳边还萦绕着老婆在陈光胯下的呻吟。

    虽然理智告诉我这样不对,但是每每想起这些心中的欲火却燃烧的异常凶猛。

    甚至,还想看到老婆被别人侵犯,在别的男人胯下被凌辱的样子。

【完】
评论加载中..